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冥王老公》试读连接

发表时间:2019-01-31用户:嗯哼阅读:63
正文 第1章 恶梦惊魂

    “不要走!”

    听到那模模糊糊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巫月猛地睁开双眼。

    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她现在竟然整个人都在水里泡着。

    没错!

    她像是溺水的人一样,在深水中泡着,而且还有越来越向下沉的迹象。

    该死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来不及细想,巫月挣扎着想要游上去,毕竟在水里待的时间一久,她肯定会窒息而亡的。

    她还这么年轻,她不想死!

    可是就在她用力向上游的时候,却感觉到脚腕处像是被什么抓住了一样,她费力的转头去看,却在看清之后震惊的瞪大了双眼!

    那是什么?!

    只见她的脚腕处有一只像是久经侵蚀,腐烂过度的手,此时正死死的抓着她。

    而那只手所连接着的是一张同样腐烂过度的脸,但是神奇的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巫月竟然还能够看清那张脸上嚣张而得意的笑。

    “不要走!不要走!只有你死了我才能离开!”

    那模模糊糊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巫月听清这话的意思后,脸色一变。

    如果是普通人遇到这种情况的话,最直接的反应肯定是害怕然后慌张。

    但是巫月不同,虽然现在还弄不清是什么情况,但是她可不会吃亏!

    于是她微微用力,让自已的身体下沉了些,然后对准那张还在狂笑的丑脸用力一踹。

    那张扭曲的脸顿时惊呆了,它可能从来都没有想到还会有人这样对它的!

    巫月见一脚踹不开,就连着踹了好几脚,直到她感觉到自已脚腕上的束缚消失,这才纵身一跃,借着水的浮力向上游去!

    “啊!”

    随着一声感叹的叫声响起,巫月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同时她也明白了刚刚的一切都是梦。

    不等她去深想这梦的意义,就听到手机丧命的狂响起来。

    “喂,请问……”

    巫月随手拿起手机,边询问边起身向着浴室走去,她得看看自已身上有没有被什么脏东西沾上,做这种梦最讨厌了。

    “巫月你好,这里是彩票兑奖中心,您昨天购买的彩票中了特等奖,还请您在三十分钟之后到地府来领奖。”

    不等巫月完,手机里就响起了好听但又有些飘渺的声音,那声音语速特别的快,就像是打完这个电话之后还要急着做什么一样,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巫月愣愣的看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眨眨眼,又翻看了一下来电记录。

    不是做梦,来电记录上确实有一个刚刚才打过来的电话。

    可是三十分钟后去地府领奖,这是什么鬼?!

    她确实在昨天买了一张彩票,不过在回家的路上一时心血来潮而已,既然路过投注站就随手买了一张。

    但是没想到现在的骗这么高级,不仅这么快知道了她的联系方式,竟然还告诉她中特等奖了,去地府领奖!

    呵呵哒!

    巫月没有把这个电话当真,随手将手机丢在一旁的桌上,走进浴室打算看看自已身上有没有什么脏东西。

    她是一个风水师。

    准确的来,她是一个半调的风水师,因为体质特殊能够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而且她还有个秘密……

    
正文 第2章 地府一日游(1)

    盯着镜看了一会儿,巫月这才松了口气,幸好没沾上什么脏东西。

    不然的话……

    就在她刚刚松完这口气的同时,却突然觉得周围的气温像是下降了一样,她疑惑的微微皱眉,转头看去,就被自已放在外面的手机吸引住了。

    只见刚刚明明被她锁屏了的手机现在竟然自已亮了起来。

    她不解的走过来,想要看看是不是刚刚自已忘记把手机锁屏了,却在看到屏幕上的显示的一切后吓的后退了一步。

    她的手机还是原来的样,但是屏幕上却显示了一个倒计时,上面明晃晃的几个大字清楚的写着距离去地府的时间还有二十九分钟。

    而且这时间还在一点一点变少。

    难道刚刚那个电话并不是恶作剧,而是真的?!

    现在巫月才开始认真的对待这件事,如果她是普通人的话估计会以为手机坏掉了,中病毒了。

    可惜她不是普通人。

    她有一个秘密,她的魂魄可以离体,就是传中的那种魂魄离开身体到处飘荡的特别技能。

    而正因为这个秘密她可以看到普通人所看不到的一切。

    如果是正儿八经的风水师,他们会有各种罗盘什么的,各种理论什么的。

    但是她只有一个技能,那就是魂魄离体,然后去看看那些会让人有所损害的东西在哪里存在,顺手除掉它们。

    正因为她这个技能太过隐蔽,知道的人不多,所以她的生意大部分都来源于她的至交好友。

    现在就算想要打电话询问也不可能了。

    她拿起手机试了好几次,屏幕上就一直是这个死样,没有任何变化。

    于是她赶紧打开自已的笔记本电脑,试图在时间到来之前联系一下有可能会帮到自已的人。

    可惜的是,她的电脑开机后竟然显示了和手机一样的界面。

    “难不成这是盯上我了?一定要送我去地府不成?”

    巫月无语了,她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电脑,这时间越来越少,眼看着马上就要到点了,难不成她真的要来个地府一日游?

    人家都是死了之后才去地府的,她这到底是个什么鬼?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没有办法改变现状,那就去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特别大奖吧!

    带着这样的想法,她换了身衣服,就拿着手机坐在一旁静静的等着时间的到来。

    “倒计时结束,传送中,五,四,三,二,一……”

    就在时间结束的同时,手机里竟然响起了机械的声音,仿佛是为了提醒巫月让她做好准备一样。

    而巫月就只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就发现自已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或者,她已经来到了地府。

    眼前是一片火红的花海,而她此时正飘在半空中,手里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机。

    不等她有所反应,就听到那熟悉的机械音再度响起,“传送故障,目的地错误,请做好受伤的准备。”

    这话一出,巫月还没来得及吐糟,就感觉自已的身体像是失重了一样向下摔去。

    虽然她在摔落的途中极力想要调整一下姿势,但是她还是以脸着地的姿势摔了下来。

    
正文 第3章 地府一日游(2)

    “啊呸呸呸!”巫月猛地抬起头来,将嘴里那不知道什么味道的东西吐了出来,愤愤的瞪着手机骂道,“要你有什么用?!不是要送我去领奖?就这样领奖?这奖我不要了,把我送回去,快点!”

    “咦?!”

    就在她刚刚骂完还没站起来的时候,却听到一道悦耳的男声在面前响起。

    巫月伸手将脸上的类似污泥一般的东西抹了一下,就看清了面前的人。

    那是一个身穿黑色长袍,头戴黑色高帽的男人,不过看年龄也就是个少年模样。

    他此时正好奇的盯着自已打量个不停。

    “黑,不要这样,万一把人吓坏了怎么办?”

    而他身后站着一个身穿白袍,头戴白帽的少年,看模样竟然长得差不多,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是双胞胎呢。

    “地府什么时候有活人了?我怎么没接到通知?”黑又盯着巫月看了看,转头看向身后的白衣少年问,“白,你收到通知了吗?”

    “我只听今天开奖,但是没想到竟然会是个活人来领奖,不过她似乎来错地方了啊。”白摸着下巴,有些不解的看着巫月。

    巫月静静的看着他们好一会儿之后,这才将这两个家伙对上号。

    这难道就是传中的黑白无常?!

    哇!

    好帅,好年轻啊!

    “那个,两位帅哥,地府还真的有彩票中奖这一?我还以为是被什么脏东西缠上了呢。”

    弄懂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巫月故作淡定的站起身来,打算先从这两个少年口中套套话。

    不管她现在待的地方是不是地府,这都不是她能够解释的清楚的特殊经历。

    在没有受到伤害之前,她必须先将自已所处的环境弄清楚才行。

    “没错啊,地府百年一遇的开奖时间啊,平时都是地府和人间的鬼魂才有得奖的机会,没想到这次竟然会有一个活人……啧啧,你好像也不是完全的活人啊,难怪会中奖啊。”

    黑围着巫月转了一圈之后,兴奋的看着她解释起来。

    不过他的话着着就开始变了方向,看她的眼神也变得高沉莫测起来。

    “黑,别乱话,既然是来领奖的,那我们也有义务帮她带带路,这位姑娘,请跟我们走吧。”

    白警告的瞪了黑一眼后,极其礼貌的对着巫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巫月点点头应下来,就默不作声的跟在他们身后。

    地府真的有彩票,还是什么百年一遇的开奖,而且她还好死不死的得了个超级大奖,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过这种事情都是要应了那句话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既然如此,那她就看看这大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虽然她现在紧张的都快要窒息了,但是她还是要保持淡定啊淡定!

    跟着黑白无常穿过无边无际的花海之后,巫月就感觉自已的身体像是突然变轻了一样,慢慢的飘到了半空中。

    而随着她的升高,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需要低下头才能看到的景象,那在传中才出现的彼岸花海,忘川河还有那被无数鬼魂挤满的奈何桥……

    
正文 第4章 地府一日游(3)

    直到现在,巫月才真真切切的确定自已来到了地府。

    一路看过去,所有的只在传中才有的东西全都出现在她的眼前,而且还那样的真实而又让她震撼不已。

    直到她轻轻落在地上,再抬头的时候面前已经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城门,最中央的位置写着三个大字,酆都城。

    她好奇的看了看,竟然还有对联。

    上联是,人与鬼,鬼与人,人鬼殊途。

    下联是,阴与阳,阳与阴,阴阳永隔。

    进了这扇门估计就真的成了鬼魂了。

    而在这之前她所看到的那些地方,估计就是人死后所需要走的一道又一道坎。

    这地府还真的是与传中的相去甚远啊,因为许许多多的地方都是她以前从来没有听过的,但是现在却出现在她的眼前。

    现在不是去关注这些的时候,她得赶紧把那个该死的大奖领了,也好赶紧回到人间,她可不喜欢这里阴阴沉沉的环境,太不舒服了。

    “从这里进去之后,就会有人来接你,我们就不送了,还有公事要处理,先告辞了。”

    白走上前去和守门的鬼差打了个招呼,回来后就很是客气的跟巫月告别。

    巫月都还没来得及跟他们道谢,就看到原本在她面前的两道身影直接消失不见了。

    她叹了口气,果然真的是地府啊,在人间哪里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啊。

    过了一会儿,果然有鬼差上前来引着她进了大门。

    巫月好奇的打量起这座城门,进去之后竟然发现还有二道门,而这个二道门和头道门之间还有两盏悬空漂浮着的灯。

    有一盏很是明亮,另一盏却黑黑沉沉的,看上去毫无生气。

    引着她进来的鬼差见状,笑着解释起来,“这两盏灯啊代表着鬼魂们接下来要去的地方,一个代表生,一个代表死,生则是直接到鬼界堡排队等着返阳或者转世,死呢,则是需要去十八层地狱接受各种惩罚。”

    “那我这是要去哪里?”

    一听这话,巫月有些害怕了。

    她虽然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但是人都到地府来了,万一被骗到十八层地狱,那她岂不是太冤枉了吗?

    “这里还有一道门,是供您这样特殊的人来走的,而进了这扇门之后您就可以直接见到那位大人了,也就可以领奖了。”

    鬼差这话的时候,它的笑特别的古怪,让人看起来觉得它似乎有所隐瞒一样。

    可惜的是巫月只顾着东张西望,根本就没有看到鬼差脸上的变化。

    鬼差引着巫月来到一扇城墙前,只见它不知道动了哪里几下,那原本还是厚重的城墙的地方瞬间被一道白光所代替。

    “请您进去吧。”

    鬼差着,后退一步,静静的站在她身后。

    “多谢。”

    巫月这次来得及跟它道谢了,完还向它点了点头,这才一脚踏进了那道白光里。

    随着她的身影被白光吞没,那道白光也在瞬间消失不见。

    送她过来的鬼差见状,捂着嘴笑起来,“真没想到那位竟然还会这样骗人,真的是太坏了,我要去找孟婆他们八卦八卦去,嘿嘿嘿。”

    
正文 第5章 地府一日游(4)

    巫月从白光里走出的时候,先是因为刚刚的白光刺激的闭了一会儿眼睛,等她觉得缓和了之后这才睁开双眼。

    但是却被面前的景象吓到了。

    因为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已竟然还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现在的她就像是个来到了巨人国的矮人一样,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太过高大,以至于她就算是把脖给仰断了也看不清上面到底有什么。

    不过从这些东西的轮廓来看,她应该是到了一个房间里来,而她面前这个正是一个巨大的宝座。

    “王,阳世与地府的物流又遭投诉……”

    “王,有大量的鬼魂表示它们回到阳世探亲的时间太短,强烈要求增加时间……”

    “王,虽然络可以让地府的鬼魂看到阳世的亲人与朋友,但是它们却觉得阳世的亲人看不到它们在地府的生活太过不公平,强烈……”

    “啪!”

    就在那一道又一道嘈杂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一道沉重的巨响将所有的杂乱都压了下来。

    这巨响所引起的震动把的巫月震的也跌倒了,她揉了揉摔疼的身,愤愤不平的瞪了一眼坐在宝座上的家伙。

    仿佛感觉到了她的瞪视似的,那坐在宝座上的人竟然微微侧了侧身,似乎想要看过来,但是碍于他面前那些烦人的家伙的存在,他又恢复了原本的坐姿。

    “要本王几次才知道规矩?!十殿阎王都干什么去了?!”

    充满磁性而又像是顶级音响的低音炮一般的声音响起,虽然听不出什么喜怒,但是那威压却将所有的声音全都禁了。

    巫月好奇的盯着宝座上的人看了又看,觉得这个人肯定特别牛气,不然的话也不会一句话就把那些烦人的家伙们全赶跑了。

    “既然来了为什么不吱一声?”

    看着面前的所有鬼差全都消失不见后,冥王这才低下头来看着那被变的超级的巫月,轻声问她。

    “吱。”

    巫月迫于他的威压,竟然傻呼呼的抬起头来看着他叫了一声。

    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她是真的傻了吗?

    为什么会做出这样傻的举动?

    冥王见状,先是一愣,随即笑着伸手将她轻轻握住,把她从地上拿起来放在面前的桌上。

    巫月被放下后好奇的打量了一下周围,发现这桌上到处都是文房四宝之类的东西,虽然看上去古色古香,但是还是有些高科技的东西存在的。

    比如手机,平板电脑之类的。

    但是这里的科技似乎比人间要高级的多,因为她看到的手机和平板电脑什么的都是几近透明的,而且上面的数字照片什么的都是自动流转的,根本就不需要再去用手点开,然后再去搜索什么的。

    “喜欢?”

    冥王见她盯着手机看个不停,伸手将手机往她面前推了推问她。

    “嗯嗯,我的奖品是这个吗?”

    巫月看着被推到面前的手机,更加喜欢了。

    这太高科技了,如果能够拥有一台这样的手机,那她岂不是……

    
正文 第6章 地府一日游(5)

    等等!

    巫月突然想起自已来这里的目的。

    她转过头去盯着冥王看了一会儿,这才认真的问他,“你是谁?为什么要我来地府领什么大奖?我明明是在人间买的彩票啊!”

    “我是冥王,掌管地府的一切事物,因为你中了大奖,自然要来这里领取了,难不成人间中了大奖还要亲自送到中奖人手上吗?”

    冥王淡淡的看着她道。

    这话一出,巫月又闹了个大红脸。

    她果然是在人间混日太久了,对于有些事情的反应太过迟钝。

    “我已经来了,把大奖给我吧。”

    巫月让自已尽量冷静下来,虽然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一场奇幻的梦,但是在还没有拿到奖离开这里之前,她必须淡定。

    “好啊。”

    冥王着,伸出手指对着巫月的脑袋轻轻一点。

    巫月瞬间就感觉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原本对于她来特别大的东西变得比她了,而现在的她也和冥王大人差不多高,更让她震惊的是,此时的她和冥王竟然坐在一辆马车上。

    但是在前面拉车的却并不是马,而是一只巨大的,拥有九个头的狗。

    就在她盯着面前的狗好奇打量的时候,却被突然扭过来的一个狗头吓到了。

    她慌不择路的直接扑到了身边冥王的怀里,死死的抱住他。

    天哪!

    吓死个人啊!

    这地府的东西怎么都这么吓人啊?!

    那哪里是狗头啊?

    简直就像是张着血盆大口想要随时吞人的怪兽啊。

    太可怕了!

    “不用怕,它们不会咬你的。”

    冥王先是被热情扑过来的家伙惊了一下,随即淡笑着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起来。

    “我,我才没怕呢。”

    巫月这才反应过来她现在正在做什么,赶紧松开手,并与他拉开了一点距离。

    天哪,太丢脸了。

    冥王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并没有再下去,而是将目光收回,静静的看着前方。

    过了好一会儿,巫月见他们还在半空中到处飘荡,她有些不耐烦了。

    “不是要领奖吗?为什么现在还不给我……”

    她很是不悦的瞪了冥王一眼道。

    不过她的话还没完就被迫咽了回去,因为她又看到了那可怖的九头犬扭头了,真的是太吓人了啊。

    “这就是奖品的一部分,地府一日游。”

    冥王很是淡定的开口,完之后却一直盯着她看。

    “地府有什么好游的,哇,好美!”

    巫月听到这话后,很是不满的翻了个白眼,却在看到那无边无际的火红花海后顿时惊叹出声。

    如果地府里有什么美景,那绝对非彼岸花的花海莫属了。

    她听过最美而又最凄凉的传就是关于彼岸花的。

    听彼岸花其实是一对恋人,但是后来触犯了天规,就被罚到地府变成了彼岸花,花和叶分别代表着一个人,而花和叶却分别生长在两个不同的季节。

    “花开不见叶,叶在不见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

    巫月不由自主的就将这句话了出来,刚刚看到彼岸花时的震惊与感叹现在变成了怜惜与悲悯。

    
正文 第7章 地府一日游(6)

    “觉得很可惜?”

    冥王的询问打断了巫月的神游。

    “难道不是吗?”

    她不解的看向他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见到了传中才会存在的大人物,她却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

    不仅不会害怕,她竟然还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只是现在这种感觉还不太清晰,她想不明白该用什么词来形容。

    刚刚因为彼岸花而神游,竟然差点忘记了自已到这里来的目的,她这到底是怎么了?

    “如果我告诉你,这些传都是骗人的,彼岸花之前确实是一对恋人,但是他们现在两不相见的原因是其中一个人的选择,你又会怎么想?”

    冥王想了想问她。

    “怎么可能?明明是……”

    巫月下意识的就要反驳,但是想到连传中的地府她都来了,那么冥王所的事情也就有可能真实存在了。

    可是为什么啊?

    明明是相爱的两个人,为什么会选择生生世世永不相见呢?

    “有些事情并不是只有一种结局,而这些真正的结局都被掩埋在虚假的结局之下,为的就是掩盖那些丑恶。”

    冥王着着,眼底闪过一道光芒,轻轻一挥手,车的速度瞬间提升了许多,他们很快就离开了彼岸花的花海,向着另外的地方飞奔而去。

    巫月转头又看了一眼那火红的花海,如果真如冥王所的那样,那么那些传中凄美的爱情故事又有多少是真实的呢?

    接下来看到的就大都是传中的存在了。

    黄泉路,忘川河,奈何桥,她还缠着冥王来到桥上看看传中的孟婆,以及亲眼看看孟婆汤,只是那年轻貌美的孟婆一直坏笑着盯着她看的样把她吓了一跳。

    黑白无常已经见过了,在去往三生石的途中还看到了匆匆而行的牛头马面,以及那忙的只有背影闪过的判官大人。

    等到车停在了三生石前,冥王这才带着她下了车。

    巫月走上前去,看着那块黝黑的巨石,上面时不时闪过一道道红光,而那些红光里所显现的名字都是成双成对的。

    “冥王大人,在这上面看到的都是会一直在一起的吗?”

    她好奇的看了看上面的名字,发现许多历史传中存在的人物,就很是期待的看着身边的冥王询问。

    “是的。”

    冥王看她这么好奇,也觉得有趣。

    就是不知道待会儿她看到自已的名字时会有什么反应了。

    “巫月,巫月,巫……啊,有了,咦?这个人是谁?”

    巫月得到了答复,更加的期待看到自已的另一半了。

    但是盯着三生石看了半天,她却看到了一个极其陌生的名字,寒九黎。

    她将自已认识的人都想了一遍,不管是熟悉的不熟悉的,甚至是之前的客户的名字里都没有这个名字。

    难不成她的另一半还没出现?

    “看完了?现在可以去领奖了。”

    冥王满意的看着她困惑的模样,转身向着车走去。

    “等等!我还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呢,咦?我的奖不是已经领完了吗?”

    巫月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哪里不对,这地府一日游难道不就是大奖吗?

    
正文 第8章 地府一日游(7)

    等到巫月重新回到最初见到冥王的那间房的时候,她这才明白什么叫做大奖。

    一亿冥币!

    这真的不是在逗她吗?!

    虽然一亿这个数字真的很多,但是她一个大活人要冥币有个毛线用啊?!

    “接受了这个奖金,你就可以离开了。”

    冥王微微抬手,那堆成山的冥币就瞬间消失不见,而他面前的桌上多出了一张闪着金光的卡片。

    “可不可以兑换成人间的钱啊?或者兑换成金也行啊!”

    巫月欲哭无泪的看着那张卡,虽然和人间的银行卡很像,但是那里面的钱没办法用啊,拿到有个毛线用啊!

    “不可以!”

    冥王沉着脸看了她一眼,而后有些不耐烦的以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

    “好吧,我领了,现在可以送我回去了吧。”

    巫月哭丧着脸将卡片拿过来,想着就当中大奖是一场美梦,大不了没事的时候拿出这个卡片幻想一下有钱的日,现在她真的特别想要离开地府。

    这里真的太冷了。

    “你还有一个大奖没有领。”

    冥王着着,突然勾唇笑了起来。

    “什,什么大奖?”

    巫月见状,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害怕了,她这到底是来领奖的还是被骗进来了?

    为什么面前这个冥王笑的如此的邪恶?!

    直到确定自已终于回到了人间,回到了自已熟悉的家里,躺在了自已的床上,巫月还是满脸的不敢置信。

    因为她在离开地府前听到的那句话真的太让人震惊不已了。

    冥王大人竟然大奖里还有一条,那就是要嫁给他!

    也就是,她这次买了一张彩票,中了大奖,不仅获得了地府一日游,还有一亿冥币以及附加送了冥王当自已老公的福利!

    这真的不是在逗她吗?!

    就在她还神游天外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因为刚刚的事情对她造成的震撼太大,所以手机铃一响,她就立刻按了接听键。

    “巫月月月!!!”

    电话另一端那怒气冲天的吼声把巫月吓了一跳,瞬间就回魂了。

    “丁灵,别吼了,我的耳朵都要聋了。”

    转头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的名字,巫月叹了口气,掏了掏耳朵无奈道。

    “这还是轻的,你也不看看时间,现在都几点了?你是想放我鸽不成?明明好了今天十二点去给人看风水的,人家都打了好几个电话来催了,你竟然敢关机!”

    电话另一端的丁灵已经快要急疯了,她一直给巫月打电话,直到终于接通,这才怒吼起来。

    “哎呀,我给忘记了,抱歉,我马上到!”

    巫月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约好十二点看风水的话必须提前一个时过去才行,有准备工作要做的,结果都被那莫名其妙的地府一日游给耽搁了。

    她顺手将电话挂断,猛地起身拿了手机和钥匙就往外跑,却根本就没有看到自已刚刚躺着的位置上多了一张卡片,正是那张存着一亿冥币的卡片。

    
正文 第9章 卜吉凶

    起风水师,其实还有另一个称谓。

    那就是堪舆师。

    有拿着罗盘到处给人看方位,卜吉凶,探阴宅的,还有以人的生辰八字,所居住的地方,祖宗阴宅探问前途与学业的,各种各样的存在都渐渐分化成了各个流派。

    而像巫月这样的就自成一派,因为她只做一件事,那就是卜吉凶。

    不过她这个卜可不是普通的卜,她会让自已的魂魄离体,来观察这个人或者这个地方的吉凶,如果发现有恶灵什么的存在,她能够以自已的力量除掉的那还好,除不掉的,她就必须找丁灵再去寻些道士来帮忙。

    不过经她所卜过吉凶的客户都特别信任她,因为她所过之处就不会再有反复。

    而其他的人风水师有些心术不正的就会让那些客户重复经历一些恶事,这样他们才能够让自已常年有生意,但是口啤一向都不好罢了。

    这不,今天经丁灵介绍的这一家就是听之前的朋友介绍的,不然的话像巫月这样的姑娘还真的没有人会请,因为她太年轻了,而且也不像别的风水师一样所有的工具都齐全的。

    巫月风风火火的赶到了地方,很是抱歉的向主人家道了歉,这才和一直等在那里的丁灵通了个气。

    因为巫月卜吉凶的方式很特殊,所以丁灵从一开始就立了规矩,不让任何人待在巫月身边,除她以外。

    毕竟魂魄离体也不是什么好事,万一出现意外就坏了,所以丁灵一直都守在她身边,就怕她会出事。

    “你怎么回事?”看到巫月来了,丁灵冲着站在门外的主人家笑了笑,就拉着她向着里面走去,边走边凶她,“这段时间本来就没什么生意,好不容易有一单生意了,你却敢迟到?!是不是不想混了?!”

    “我错了我错了,这件事来有些复杂,先把这里的事情结了,待会儿我们一起边吃边聊好么?我的丁大姐,你就别在这个时候训我了,待会儿我请客,这总行了吧。”巫月一边让自已平静下来,一边跟丁灵讨着饶。

    丁灵这才狠狠瞪了她一眼,然后将她领到要卜凶吉的位置,虽然生气,却还是不忘叮嘱她一番,“待会儿可要心些,虽然一直都是这样做的,还是不能大意,一有什么不对劲赶紧回到身体里,别的事情有我顶着呢。”

    “OK!”巫月听到这话后,心中一暖,笑着给她比了一个好的手势,就盘腿坐了下来。

    在她很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件特别的事情,那就是她只要受到冲击或者惊吓之后,魂魄会离体。

    虽然很快就会回到身体里,但是在离体的那段时间里,她就觉得自已像是进入了一个新世界一样。

    那里有着普通人看不到的所有一切。

    什么鬼魂,什么精灵,什么妖怪,她似乎都见过,也似乎都没见过。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的就是,她可以清除掉一些对人不好的东西。

    可是这一次却和之前的那么多次有着明显的不一样,因为她感觉到有道视线一直盯着她看。

    
正文 第10章 被盯上的感觉

    那是种让人感觉不出好坏,也没有办法预知到什么的视线。

    巫月有些紧张,因为她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难不成她去了地府一趟,现在那些鬼魂都跑来找她了?!

    可是不太对啊。

    因为丁灵接生意都是那种挑了又挑的,既不会太危险也不会太容易,只有这样价钱才会合适。

    这次这一家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巫月集中精神让自已的魂魄离体,这会儿她再睁开眼睛看到的一切就与刚刚不同了。

    据丁灵所,这家人是刚刚搬回来,因为这个院是祖上留下来的产业,但是因为之前这家人在外面有产业,所以一直没有回来接手,现如今回来接手了,却在刚刚装修的时候发生了一些怪事。

    丁灵又亲自查了一下,确定这家人没有谎,这家人在外面的信用良好,也没有什么犯罪记录,所以应该不是有过仇杀之类的事情。

    但是搬回祖业遇到怪事,其实原本就不平常,因为这中间肯定有着什么原因,而且还是不为人知的原因存在,不然的话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在进来的时候,巫月其实并没有时间好好打量这房的一切,但是现在她有的是时间。

    之所以选择中午十二点开始,主要是因为这个时间既是至阳之时,也是至阴之时。

    至阳与至阴交汇之时,最容易查出那些鬼祟的存在。

    她感觉自已的魂魄轻飘飘的向着半空中飞去,而丁灵就站在一旁,既担心而又警惕的看着四周,那些客户倒是很守信,一直站在门外并没有进来。

    整栋房现如今在她眼里就像是一个三维立体图像一样,在普通人的眼里所存在的墙壁什么的,对于她来就是空的。

    她大概的将所有的房间都看了一遍,然后开始仔细的盯着自已坐着的位置看。

    这里确实有些不太对劲。

    其余的地方都是通透而又被阳光普照的,只有这里竟然有一块的几乎不易让人察觉到的黑暗。

    如果她没有魂魄离体的话,估计会以为这黑暗只是因为没被阳光照到罢了。

    但是魂魄离体之后,她所看到的一切就都和之前不一样了。

    那些黑暗的存在并不是没有阳光,而是因为那里有些不干净的东西在滋生。

    她向着那块黑暗飘过去,正准备伸手将那东西给抓住,耳边却响起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警告,“心!”

    巫月被吓了一跳,迅速的向后飞去,却在看清那黑暗的真实面目后惊的瞪大了眼睛。

    这哪里是什么特别容易对付的鬼魂啊,这简直就是传中的大妖好么?!

    丁灵这个家伙之前的功课真的有做足吗?

    她怎么感觉这次像是被人坑了一样。

    那东西很是愤怒的冲着巫月张开了血盆大口,挥舞着尖利的爪飞了过来,那速度太快,快的让巫月差一点被它直接给抓住。

    这真的太危险了!

    这TMD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啊?!         已完结    +V       XS798460388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嗯哼
文章总计:5
个性签名:完整版资源联系 V:XS798460388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c) 2015 文字站 www.jshgnm.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
友情链接:    春秋彩票官方网站_春秋彩票登录注册|toyou  春秋彩票官网 Toyou  春秋彩票登录 Welcome  金祥彩票 toyou  金祥彩票 Welcome